学习交流
您的位置:首页 > 学习交流 > 他山之石

田里的事情网上见 个体的难题“盟”上解

发布时间:2024年04月15日

春回大地,万物复苏,平畴沃野拉开春耕复耕的生产大幕。

在湖南省湘潭县青山桥镇,随着种粮户在手机上“一键下单”,旋耕机即刻动身奔赴水稻田,待第二轮旋耕完成后一周时间,第一批早稻秧苗也将搭载“一键呼唤”而来的插秧机落地扎根。2023年成立的湖南省供销合作社农业社会化服务大联盟经过一年磨合,在资源调度上更加得心应手。

党的二十大报告指出,发展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和社会化服务,发展农业适度规模经营。农业社会化服务是促进小农户与现代农业发展有机衔接的重要举措,近年来,在农业社会化服务的基础上,各类农业社会化服务联盟相继成立,农资、农技、农机应声而来、事成而返,以最少的生产成本完成最多、最好的农田生产,联盟让田里的事情网上见、个体的难题“盟”上解。

发展之路从无坦途,合力稳住粮食安全压舱石,还需厘清农业社会化服务为何联盟、如何联盟,助推服务更加精准,更上层楼。

化零为整的纵横聚合

“人均一亩三分地,户均不过十亩田”。大国小农是我国最基本的国情农情,零散碎片化的土地限制着农业的规模化发展,农村人口的外流、抛荒的农田与小农低抗风险力,呼唤着“谁来种地”“地怎么种”的破解之法。尽管有适应各类土地资源禀赋、满足各类生产环节的农机应运而生,农业生产仍然面临着资金不足、机械资源有限、机械操作有难度等各类难题,逐步深化的农业分工与专业化、集约化服务需求亟待农业社会化服务主体壮大、体系完备,以最终破解种地之“急”。

“湖南省供销合作社成立农业社会化服务大联盟,目的就是由供销合作社牵头,积极推动农资、农机企业,金融部门和农业生产主体联合合作,打造区域性、综合性、全程化的农业社会化服务平台,让单打独斗的农业生产变为资源共享、优势互补、风险共担、互惠互利的规模化、集约化、现代化生产,帮助农户解决生产经营难题,实现降本增效。”湖南省供销合作社党组书记、理事会主任周晓理说。

相较于农资联盟、农机联盟等单一业务的联合合作,湖南供销合作社农业社会化服务大联盟这类的联盟则以全链条和广覆盖成为为农服务的集大成者。

在浙江省临海市,供销合作社正构建“1+X+Y”为农服务坐标轴,以“三位一体”为农服务中心为联结点,X轴横向整合30家区域农合联、产业农合联服务资源,Y轴纵向打通全市各镇(街)25家农事中心、农事服务网点,矩阵式下沉农业生产、供销、信用等服务功能,形成“农事矩阵”。另外,针对全产业链服务,聚焦育种、管收、烘干、储藏等薄弱环节,大联盟因地制宜研制和引进各类农机具设备,提供水稻育秧、机插、稻谷烘干等百余项服务,形成全过程、全要素综合服务格局。此外,联盟将种植大户、农技人员、科研专家纳入“农管家”名册,定期提供无人机植保飞防、种植养殖技术培训等服务,形成种田“智囊团”。

横向广布服务网点,纵向搭建服务体系,链式聚合服务功能,农业社会化服务联盟意在以众人之力,“一站式”解决种田难题,助力农业破局升级。

由静转动的乘法效应

农业生产难题的背后,不仅是“种与收”的实践问题,大联盟的破解之术亦不止于主体聚合。

农业社会化服务应农户生产需求而生,农业社会化服务联盟的产生更添了来自服务主体的生存需求,联盟面临着外部市场供需对接和内部主体利益调和的双重压力。

在湖北省,老河口市竹林桥镇陈家营村村民梁丰业自从将农田全程托管给供销合作社以后,可以更加安心地外出务工。如今,依靠农业社会化服务联盟的专业管理,水稻单季亩产量比以往自己种植增加了约300斤。

“公司现有30台无人机,可通过飞防技术高效防治病虫害,加上统一安装的车载北斗,智慧云平台可实时对作业农机进行监管。”老河口市供销合作社参股企业布谷声声农业服务有限公司经理王勇介绍,依托农业社会化服务联盟,百台无人机、百余人的农机队伍和380台(套)各种农机及配套设备更迅捷地在鄂北大地穿行,有的主体“吃不下”、有的主体“吃不饱”的问题得已解决。

农业社会化联盟不仅要联合起来,更要流动起来,不仅要满足经营主体对农业社会化服务的需求,还可以把经营主体的订单进行合理分派,实现资源匹配,释放发展动能,而动能的释放离不开紧跟市场的“指挥棒”,离不开田间地头的种田人。

在湖南,有了农业社会化服务大联盟,郴州市安仁县牌楼乡康平村种粮户谢映晖面对自家设备不够用的现状不急不慌:“现在我们通过网上下单,到了作业的时候也不怕找不到机子,不会耽误我的播种季节。”

市场链接的是需求多样化的农户,具有公益性服务和市场性服务双重属性的农业社会化服务联盟除了要广招队友外,更要广结农户,以在市场中抢占一席之地、扩大服务份额,其痛点难点在于如何与“原子化”的个体建立关联。

农业社会化服务的一线实践蹚出实战经验。陕西省供销合作社系统合阳县果农人种植专业合作社推行“合作社+村党支部+农户”的经营模式,用村党支部与“感情牌”拉近与农户的联系;贵州省玉屏侗族自治县供销合作社由长岭供销合作社、农村青年致富带头人姚林共同筹资组建农机农民专业合作社,以“领头雁”实现抱团发展;多地供销合作社以订单式服务、保姆式服务满足种田个性化需求;湖北省老河口市的智慧云平台让服务网上可见、云端可调,实现农户需求网上集聚……

以多层次、多功能、多形式的农业社会化服务为手段,让农业社会化服务联盟成为促进农民增收的“催化剂”、壮大现代农业的“加速器”、实现乡村振兴的“动力源”,农业社会化服务联盟方兴未艾,其道大光。